欢迎光临本店! 用户登录新用户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系统提示

系统信息

您的购物车中没有商品!
© 2005-2017  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父亲有另外一个家,祖父母的家那是父亲的故乡。父亲每次回他的故乡都很兴奋,肩膀上背着我手里牵着姐姐,那十几里的山路成了我童年的整段记忆。那时候祖父母仍然健在对于祖父母的印象我早已模糊,唯一残存的记忆就是祖父在冬天的暖阳里,坐在木椅上靠着墙双手缩在袖筒里晒太阳,祖母踮着小脚,从柜子里翻出糖粑给我的场景。父亲是个孝子每次回故乡,一直陪着祖父母说话一直到离开。因为孝顺祖父母免不了在经济上贴补,次数多了引得母亲和父亲屡次为此争吵,父亲嘴拙经常一气之下挑起箩筐,一头坐着姐姐,一头坐着我,走在村头的塘埂上时有人过来劝解父亲,好说歹说将父亲劝解回去,年幼的我只是觉得好玩,不曾体会父亲的委屈和生活的艰辛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